石家庄航浩商贸有限公司

供应热卖

戴家河纪事

   飘飞的‘鬼’火 
 
 春天带着绿色悄悄来的我们身边,一过惊蛰,天气就骤然暖和,山野泛了青,柳枝抽了芽,阳历三月小阳春,原野已脱尽枯黄的外套,,各种植物从冬眠中醒来,‘轰隆隆’当第一声春雷从人们头顶滚过时,带着清新气息的春雨便如丝般的从天而降,它滋润着大地,给庄稼带来福音。清明前后,路上上坟的人不断,靠近大河边,有许多的坟地,人们冒着纷纷的细雨给自己逝去的亲人上坟,老远就可以闻到一股烧纸的味道,河堤边,纸烟渺渺,烟雾弥漫,凄凄荒草之间一阵悲哀声此起彼伏,给人一种凄凉的感觉。清明节过后便是农历的三月,正是三月三、鬼玩灯的时节,这时空气变得湿润,春雨也时停时下,而山地的春色已肥厚而明快。
 
这天,我和村里的几个女孩一起到河边去踏青,一路之上,我们尽情的享受着草儿绿绿,菜花黄黄,麦苗青青的景色,微风吹拂着我们的脸庞,我们的头发在风中微微飘动着,穿过一片片田地和竹林,来到波光闪闪的举水河畔,坐在野花铺地的河堤上,大家的话一下子就像开了闸的洪水喷涌而出,大家讲着乡间趣事,正讲着,自认老大的翠妮姑娘清了清嗓子用一种神秘的语气说到‘还有几天就是三月三了,大人们说,这一天晚上如果到河滩上去,就会看到鬼火 ,’‘鬼火?就是磷火吧’‘管它么事火,这样吧,明天晚上我们就去河边看鬼火去 ,你们敢不敢,’几个女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我头一昂‘去就去,不就是区区磷火吗,有么事可怕的’,翠妮嬉皮笑脸的说:‘其实啊,我早就看到过鬼玩灯,就像看萤火虫一般,冒得么事怕的’,大伙一听觉得挺有意思的,连忙约好,明晚就去。
 
第二天吃罢晚饭,我们几个女孩相继来到村西头的古井边集合,这时夜色如同一个黑色的罩子,照在人的头上,显得那么的沉重而狰狞,春天的夜还带着那么一股子寒气,天边挂着一汪冷月,散发出惨淡的白光,大家沿着井边的那条羊肠小路,摸摸索索、战战兢兢手拉着手来到举水河边,河边土堤旁杂草丛生,成林的树木好似一个个巨人站立着错叠成一团团密集的黑影,枝叶在夜风中摇曳着,好像无数双眼睛神秘的窥视着周围,一堆堆的坟墓淹没在凄凄的荒草之中。就在荒草静静的沉睡在黑暗中的时候,夜雾起来了,迷迷茫茫混混沌沌如同一张铺开的大网,将整个空间包裹了起来。这时,我只就觉得我的心在怦怦跳动,手中满是汗水,眼前已是一片沙滩开阔地,翠妮让我们站住,脱下鞋,底朝天地顶在头上,原地转两圈,然后再穿上鞋,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仪式,说是人头顶上都有三把火,将鞋顶在头上是将火气压下来,只有这样才能看到‘鬼火’,她在哪里一本正经的胡诌诌,亦真亦假,大家也只有照办,正在这时一片湿润的空气飘过,突然看到在一大片野狼狐獾出没、坟堆隐现的草丛中,有一团团或星星点点蓝莹莹的‘鬼火’悬空着、由远而近的在忽闪飘动着,它们在半空中晃晃悠悠地飘来飘去,就像是有许多的幽灵在在那儿漂浮着,同时还可以听到一种怪异的鸟叫声哇...哇...,那声音仿佛是一个女人在凄凉的哭嚎着,太吓人了,那些‘鬼火’真像是死去的人们那不甘寂寞的灵魂。我们几个人被眼前这景象吓得呆住了,尽管我知道鬼火就是磷火,一种再平凡不过的自然现象,然,一旦面对那神秘莫测、诡异无比的场面和氛围,那种难掩的恐惧仍会油然而生,没想到真正的磷火竟会如此的透着阴森,让人感到害怕,毕竟那东西是从坟墓中来,此时,惊恐在我们心中升腾,那些磷火也像是看见我们似的,竟忽悠悠地向我们飘来,‘哇呀’!我们几人吓得大叫着掉头就往回跑,只听‘砰’的一声,那一团团闪着蓝光的磷火爆裂竟散开来飘飘闪闪,突明或暗,照着我们那惨白的脸,什么女孩子的温柔,什么勇敢的革命小将,全都见鬼去吧!这下我们几个慌不择路,完全不顾小路崎岖,荒草缠脚,一个个嘴里发出惨叫声,抱头鼠窜、夺路而逃,就这样,我们几个人经过一阵惊心动魄地挣逃之后,终于跌跌撞撞跑到了古井边,看着那挂在井边闪烁着昏暗光亮的汽灯,大家这才停下了脚步、定下心神、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只觉得口干舌燥、手软脚软、心身疲惫,并且也顾不上过多抱怨翠妮了,大家异口同声的只说了一句话,‘翠妮,我们再也不相信你了!’
 

 戴家河纪事
  村庄,流淌着春的歌谣
       多少年来,戴家河是我心中一本厚厚的书,一页页翻开后,每页都写满了故事,上世纪六十年代末那充满无限眷念的记忆,镌刻着那个年代的烙印,涌动着举水河的波涛与童年的歌谣,全家下放时的点点滴滴,那永远是一段我割舍不下的乡情。   戴家河是个有百多户人家的大村子,紧挨着黄麻公路,紧靠着举水河,一出村口便可以看到青草盈盈的河堤和波光粼粼的河水, 当严冬带着最后一抹寒冷离去的时候,一块块田地,一个个村庄从严寒中醒来,挡不住的春天,带着春的芳香,款款来到了举水河畔,满目的青草碧绿,柳树成行,水从堤边的草丛流过,哗啦啦就像一支充满幽情的乐曲。整个田野一眼望去,绿茸茸一片,长着禾苗的稻田像碧绿的河流,伸展到很远的地方,远处的山峦,苍翠而富有层次感。原野上,辛勤劳作的人们赶牛的鞭声,牛哞哞的叫声,还有水声、笑声。歌声,构成了一个喧嚣的世界,而村子里,鸡啼声、狗犬声、猪叫声,鸭叫声、孩子们的打闹声、加上人们的欢声笑语,汇成了一支生气勃勃的交响曲,我听惯了这些声音,也喜欢上了这些声音,渐渐的,也离不开这些声音了。
 
最富有乡村韵味的是当夜幕降临时,村庄笼罩在渺渺炊烟之中,一股带着春天的青草与泥土的芳香以及柴草炊烟的味道在村里弥漫开来,农人们没有跳出祖辈们朴素生活的打算,历史的尘埃还在村庄上空回荡,家家照例过活做晚饭,由于买不起煤油,又舍不得点豆油,那一座座低矮土屋下,一个个的人影在灯火如豆的灯芯草油灯下摇曳着,一股股菜油的香味从家家灶间飘出,将整个村庄包裹起来,叮叮当当的炒菜声从农妇的锅铲下响起,炊烟、篱笆、菜香,还有那摇篮里孩子的咿呀声是一种何等淳朴的妙境,那种乡间所呈现出来的惬意与寂静无声真是无法用言语表达、、、、、、,孩子们则在村里跑来跑去打闹着,清脆的童音荡漾在村头村尾,星夜啊,唤醒了多少淳朴的童真。稍晚时,一声悠长的‘女声独唱’在村中荡起:‘石娃,回家啰!’随即变成‘女声合唱’,有时还参杂着几声男人的叫声在里面,这是大人们在叫自己的孩子吃饭呢,这种独特的乡间氛围在城里是体会不到的。村外的举水河整天不断地流淌着,晚上的河水在月亮的照映下显得更美,墨黑的河水在月光下流泻着,银光闪烁,迷蒙的如在梦中。 
 
  四月里,油菜花染黄了沟沟坎坎,河边芳草遍地,垂柳成行,堤边是满畈的菜地,那一片片葱绿的韭菜,一洼洼翠绿的豌豆角,一颗颗嫩绿的小白菜,一串串藤蔓里流动着绿汁把空气都染绿了,整个菜园里闪着融融的绿波,大自然都被点缀成绿色的世界。轰隆隆’一阵雷声滚过,吹过一阵带有一丝寒意的春风,那贵似油的春雨便淅沥沥地落了下来,满山遍野笼罩在轻纱样的雨雾里,村头那密密的竹林里发出阵阵沙沙声,雨水打在竹叶上发出滴答、滴答如击磬般的声响,竟是那般的悦耳动听,春雨下的原野透着清新、水润,如画般的美丽。但持续的雨水也会给村里带来不便,那就是村里村外泥泞不堪,一脚踩下去,鞋底沾满泥巴,一走一滑,很是不便,村里的人们早已习惯,即使是春天,男人们也会打着赤脚踩在泥地上吧嗒吧嗒走得甚欢。天晴了,春耕的人们扛着锄头,迎着春风在田地里耕种,欢歌笑语洒满田地间。
 
 这时河边的青草长的繁密一片生气勃勃,河提边,牧童骑在牛背上,
牛儿嚼着青草,悠悠然一摇一晃走在田埂河道旁。这个时节,我常和小伙伴们一起去河边踏青,抽茅针。茅针是一种春天生长的青草,它长在河边茂密的青草丛中,它有一根白色的芯子可以食之,那年月乡下的孩子都爱吃这个,所以一到春天,河边的草丛中到处是抽茅针的孩子,从草中抽出茅针后,剥去外面的青皮,露出里面的白毛芯,它的味道甜丝丝的,带着一股青草的香味。记得当年我们这些孩子们一到春暖花开之时,河边的草丛与柳树林便是大家游玩的乐园,男孩子们爬上那枝杈分开的柳树上,采下那一根根一长串带满柳叶的柳树枝,剥去那柳枝尖上的皮,顺着柳枝往下一抽,一根嫩绿的柳枝绣球便做成了,女孩子们则用柳枝绣球互相打闹着,顺着河堤,踏着春天的露水,穿过成行的柳树林和桃树林,迎着那飘飞的桃花瓣,玩着捉迷藏的游戏,好开心啊!那时因文革运动仍在进行,学校经常停课,河边田间便成了我们的游乐场,农村的田野虽有红旗招展,但仍是那样的迷人宁静,全无城里那打砸抢喧闹的气氛。
 
 

上一篇: 房梁上的异响
下一篇:田间的女人们